栏目导航

news

教育新闻

主页 > 教育新闻 >

俄杜馬選舉被指舞弊

发布日期:2022-06-24 06:21   来源:未知   阅读:

  一向不怎麼被媒體關注的俄羅斯杜馬大選,今年有些出人意料地成為輿論焦點。先是普京所在的統一俄羅斯黨未能贏得所謂的憲法多數,被媒體評論為大幅“失分”。後是上千名反對普京的年輕人,高喊“沒有普京的俄羅斯”、“我們需要自由選舉”,敲著鼓,在莫斯科城市中心進行示威集會,抗議選舉結果,要求普京結束他在俄羅斯的12年“獨裁”統治。然後又有約2.5萬人在莫斯科市中心舉行集會,抗議俄國家杜馬(議會下院)選舉舞弊,集會從當地時間10日14時開始。示威者揮舞旗幟、呼喊口號。大量軍警在集會地周圍警戒。示威者抗議國家杜馬選舉舞弊,並要求重新進行“誠實的選舉”。18時許,集會平靜結束。 與此同時,“舞弊”、“不公平”等成為西方媒體報道俄杜馬選舉的關鍵詞。法國《解放報》稱俄杜馬選舉為“民主徒具其表”;德國《新奧斯納布呂克報》稱之為“一場鬧劇”,説所謂的民主總統梅德韋傑夫應被譴責為“叛徒”;德國《明鏡》週刊則批評以改革者自居的普京的“民主管理”不過是為自己服務。 更有意思的是美國的表現。國務卿希拉裏在參加歐洲安全與合作組織成員外長會議時,突然表示自己“嚴重關切”俄杜馬選舉的“舞弊”事件,稱其“既不自由也不公正”,強調“俄羅斯選民理應得到一個針對選舉的全面調查。”參議員麥凱恩在“推特”上給普京留言,稱發生在西亞北非的動蕩局勢正在他家附近上演。美國務院甚至表示,美國計劃撥款900多萬美元資助俄羅斯非政府組織,以確保明年3月俄羅斯總統大選的透明度和公正性。 普京在電視講話中稱,希拉裏是在給他的反對者“發送信號”:“他們接收到了這一信號,明白了美國政府的支援,自然會積極行動。”

  一向不怎麼被媒體關注的俄羅斯杜馬大選,今年有些出人意料地成為輿論焦點。先是普京所在的統一俄羅斯黨未能贏得所謂的憲法多數,被媒體評論為大幅“失分”。後是上千名反對普京的年輕人,高喊“沒有普京的俄羅斯”、“我們需要自由選舉”,敲著鼓,在莫斯科城市中心進行示威集會,抗議選舉結果,要求普京結束他在俄羅斯的12年“獨裁”統治。然後又有約2.5萬人在莫斯科市中心舉行集會,抗議俄國家杜馬(議會下院)選舉舞弊,集會從當地時間10日14時開始。示威者揮舞旗幟、呼喊口號。大量軍警在集會地周圍警戒。示威者抗議國家杜馬選舉舞弊,並要求重新進行“誠實的選舉”。18時許,集會平靜結束。

  與此同時,“舞弊”、“不公平”等成為西方媒體報道俄杜馬選舉的關鍵詞。法國《解放報》稱俄杜馬選舉為“民主徒具其表”;德國《新奧斯納布呂克報》稱之為“一場鬧劇”,説所謂的民主總統梅德韋傑夫應被譴責為“叛徒”;德國《明鏡》週刊則批評以改革者自居的普京的“民主管理”不過是為自己服務。

  更有意思的是美國的表現。國務卿希拉裏在參加歐洲安全與合作組織成員外長會議時,突然表示自己“嚴重關切”俄杜馬選舉的“舞弊”事件,稱其“既不自由也不公正”,強調“俄羅斯選民理應得到一個針對選舉的全面調查。”參議員麥凱恩在“推特”上給普京留言,稱發生在西亞北非的動蕩局勢正在他家附近上演。美國務院甚至表示,美國計劃撥款900多萬美元資助俄羅斯非政府組織,以確保明年3月俄羅斯總統大選的透明度和公正性。

  普京在電視講話中稱,希拉裏是在給他的反對者“發送信號”:“他們接收到了這一信號,明白了美國政府的支援,自然會積極行動。”

  面對普京的強勢回歸,美英等國家的不安表現其實不難理解。自蘇聯解體以來,敢於和西方國家叫板的人極少,而帶領俄羅斯迅速發展的普京便是其中之一。英國《衛報》就説,普京“重返王位”越來越清晰,普京可能在總統位置上一直呆到2024年,而他的首要目標是打造蘇聯後的俄羅斯第三帝國。這無疑給美英等西方國家帶來嚴峻挑戰,而西方國家現在完全沒準備好。

  當然,美國此次主動發力也有其國內原因。隨著大選年的臨近,目前,在醫改和就業等問題上困難重重的奧巴馬政府迫切希望在外交事務中搶分,自然不會放過任何機會。

  俄羅斯當局的這些舉動,不能不説是順民意而動,以實際行動維權維穩的好態度、好辦法。這是搞對抗所不能比的效果,其民主與法治力度可見一斑。俄羅斯當局表現出的這種改革決心和在實踐中體現出的改革力度,令不少政治分析家始料不及,一些人甚至以“強勢”來加以形容。

  2011年12月4日俄羅斯杜馬選舉之後,擔任總統和總理達11年之久的普京,突然發現自己多了一個強大的對手———網際網路。普京在俄羅斯政壇巔峰盤踞11年,網際網路普及率從1%變成43%,但整個執政團隊對網際網路的理解依然沒有被這個數字更新。

  據俄羅斯多家媒體報道,普京的政策在很多方面是十分落伍的,比如繼續依靠油氣,聽任“荷蘭病”肆虐。如今,中産階級的崛起以及他們對民主的呼喚,這也是對普京最大的考驗,當然,這也是因為當下的社會狀況太需要自由的滋潤。

  普京的話,透徹出蘇聯解體的根本原因在於“把頭埋進沙子,屁股朝著天”了,不改革,不推進民主進程,勢必要走向反面。一個國家,一個民族,一個政黨,只有堅持改革,推陳出新,實行民主與法治,實行科學發展,才能永遠保持旺盛的生命力。

  我看到遊行隊伍中舉著各式各樣的標語牌,有一個上面寫著“普京,我們不同道”,另一個上面則寫著“爺們,是該走的時候了”。按照俄政治學家維亞切斯拉伕尼科諾夫的看法,普京連任兩屆總統後,“我不排除梅德韋傑夫以後會替換他的可能性。

  懸念不會馬上消除,題解有待給出。但我們堅信,“榮耀歸於俄羅斯”這聲呼喚,具有不可否認的真意。俄羅斯應儘快地安穩下來,免得自己玷污了“榮耀”。

  2012年總統大選還有近3個月,外界卻普遍認為總統梅德韋傑夫和總理普京“車王易位”幾成定局。對此,中國社會科學院俄羅斯東歐中亞研究所研究員姜毅在接受中新社記者採訪時指,此次選舉結果和抗議活動存在因果關係。

  在俄選舉結束後,普京明確表示:我們必須冷靜並負責任地發展我們的政治體制,我們的民主還年輕,我們需要一個不僅能夠有效服務於我們今天,還能服務於我們子孫的政治體制。普京的只可見一斑。加上世界進入能源時代,俄羅斯獨有的能源讓俄羅斯一躍成為能源大國,在國際舞臺上扮演著重要作用。因此,俄...

  在當今發展的征途上,只有安定團結,切忌內亂外患,才能守住堅強,守住主權,守住這些已經擁有的榮耀和屬於我們每一個人的美好前景。如果將示威弄成悲劇,那勢必會災難深重。當心啊,俄羅斯民眾!

  一場數千人的示威遊行終結了普京作為俄羅斯選民“寵兒”的歷史,抗議人士譴責普京所在的“統一俄羅斯黨”在國家杜馬選舉中舞弊。普京是俄羅斯傳統政治中的佼佼者,英國歷史學家菲利普彭博説,俄羅斯五百年的歷史中,一種貴族/寡頭的權力模式的出現、進化和發展。

  12月10日,俄羅斯各地均現抗議示威,光是莫斯科博洛特納亞廣場上的示威者就超過2萬人。這一輪示威,是俄議會“杜馬”選舉之後出現的“選舉不公”抗議的延續,而抗議者的訴求,會在之後轉化為漫長的司法程式而化解。

  這次杜馬選舉可以説沒有絕對的贏家。如果説有,那也許是俄羅斯選民。儘管普京和執政黨優勢仍在,且不難組建單獨或聯合內閣,但喪失絕對多數不僅能對“一家獨大”作有效制約,且可給熱衷“二人轉”的普京和梅德韋傑夫,敲一記恰如其分的警鐘。

  示威活動只是表達出俄羅斯新一代人變革圖新的願望。俄羅斯杜馬選舉揭曉後,有一句話特能吸引眼球:“新版普京”。俄羅斯杜馬選舉後的示威活動,不會動搖普京及其政黨的地位,卻向未來發出變革的鼓點。

Power by DedeCms